但是四周开阔毫无掩体,只能挡住一面的敌,剩

肥丝带哼唧了一下,声调都提高了三分:“信你才有鬼了,这种情况什么都没有,还想着进安全区,我又不是傻子会你的当白学狗叫么?”
 
    这种拙劣的承诺,好歹他也玩了三十多小时的游戏,这点局势还是能看清的好吗。
 
    楚生也不多说,重新跨摩托车,说道:“那你在这里自雷吧,我进圈了。”
 
    肥丝带看着楚生重新骑摩托车,想了想刚才楚生的惊人车技,又看了看眼前的三队交火的人马。
 
    这要是开摩托车下去,直接成为三队集火的心,再者说矿山这层峦叠嶂,地形复杂,一个万一直接摔死,岂不是要被沦为笑话?
 
    找个没人的地方悄悄摔死也算了,在这种地方被一群人强势围观,怕不是要搞笑集锦哦。
 
    走,还是不走,这是个问题。
 
    楚生已经准备开着摩托车朝箱子右边绕了出去,肥丝带看到这里咬了咬牙,“汪汪汪!”
 
    随后二话不说直接坐在摩托车后面座位,咬牙切齿道:“要是进不去安全区,你等着吧!”
 
    楚生再次收到了吐槽值,然后失笑道:“亲爱的肥丝带,搂紧我的腰,我带你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。”
 
    楚生的骚话又是引爆了一波弹幕。
 
    “尔康紫薇gif了解一下。”
 
    “我满了,满的都要溢出来了!”
 
    又是肉眼可见的一阵吐槽值,楚生直接一脚油门,摩托车好像是撒欢的野驴,直接飞奔了出去。
 
    正在交战的三方突然听到一阵轰鸣的摩托车声音,全都愣了一下。
 
    只见一辆摩托车直接沿着陡坡侧面疾驰,摩托车几乎要和地面平行。
 
    楚生直接朝着右面一队的两人冲了过去,两人看到摩托车径直驶来,也顾不其他两边的敌人,枪口直接瞄准黑色摩托车。
 
    楚生左右摇晃躲闪子弹,但身和摩托车还是被击,冒出绿血和火星。
 
    躲在身后的肥丝带倒是一点事都没有。
 
    楚生疯狂将车把朝左边一甩,整个摩托车像是穿花蝴蝶开始疯狂失控朝前乱转,像是保龄球一样直接从两人头碾了过去,躲在露天帐篷石料后面,只露出两颗脑瓜的敌人被楚生枭首,变成了盒子。
 
    随后疯狂打转的摩托车磕磕绊绊朝着更低的矿山底层落去。
 
    楚生操控摩托车在空甩了几圈,正好落在一块平地。
 
    密集的子弹再次打了来,又是一脚油门朝着陡坡逆风而,摩托车冒着烟再次飞到空,在矿山前的炮楼顶弹了一下直接落到地,随后直接扬长而去!
 
    这一波花式摩托车直接看呆了矿山剩下的两队。
 
    妈耶这特么也太秀了吧?
 
    从三队的火力逃窜出来,还顺手碾死两个人,暴力摩托车也没这么恐怖吧?
 
    直播间的水友素知楚生斗鱼三骚之的一骚是摩托车技骚,但看到如此场面仍免不了各种惊叹。
 
    “这车技太恐怖了,楚生怕不是东海大学数学系毕业的哦,我看倒是像从be fly出来的特技毕业生。”
 
    “车技粉已线,这周的精彩集锦楚生再下一城。”
 
    “古有剑客万军从取敌将首级,今有摩的大飚客闲庭信步杀人逃命!”
 
 第190章:懵逼树上懵逼果,懵逼树下你和我(1/3)
 
    “肇事逃逸主播,关注了。 !”
 
    肥丝带坐在后座,看着画面疯狂旋转,然后莫名其妙的从矿山给逃出来了。
 
    整个过程他都是懵逼的,反正看着画面天旋地转,然后眼前突然一绿,从光秃秃的矿山出来了。
 
    “这、这出来了?”肥丝带目瞪狗呆,这样子都能从危险重重的矿山出来,怕不是开玩笑呢?
 
    “怎么样,这声狗叫值不值?”楚生继续戏谑道,肥丝带要是不狗叫,这阵怕是已经死在矿山的山坡途。
 
    虽然心里暗爽无,但是肥丝带嘴吃硬不吃软。
 
    “车技还是不错的嘛,但是和拓也君的高速真空吸相,还是太年轻了。”
 
    又是拓也君这个名字,还有高速真空吸。
 
    虽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,但是莫名觉得很厉害。
 
    楚生现在也算是一名合格的摩的大飚客了,在这方面自然要开着摩的一。
 
    从矿山出来,左右两旁都是山林。
 
    右边的山林极其尴尬,树干粗细刚好能容纳一人,但是四周开阔毫无掩体,只能挡住一面的敌人,剩下三面都要受敌。
 
    尤其是楚生看到那边已经有人扔出了烟雾弹,没了去的心思。
 
    至于安全区里面的工厂和房区,现在怕也已经被占满,这装备算冲进屋子也守不住。
 
    楚生最后的选择只有一个,是朝左边的山跑去。
 
    山地
    而且身后这队看样子完全可以跑进安全区,这让楚生很为难了,难道在圈边卡死他们?
 
    拿什么卡?
 
    一个坡冲刺,摩托车再度飞了起来。
 
    楚生现在掌控摩托车得心应手,摩托车直接盖过了丛林里面的树木,飞到了顶点旋即开始降落。
 
    这时候楚生忽然灵机一动,操控着摩托车在空回摆一下,这个回拉的动作让摩托车正好撞进粗壮大树的茂密枝丫里面。
 
    摩托车在树梢卡了一下,有缓缓下坠掉下去的架势。
 
    “快,跳车!”楚生眼疾手快直接按下f键跳车,恰好落在树干。
 
    肥丝带已经被眼花缭乱的飞车技术和决赛圈吓得七荤八素,玩了几十个小时还从来没有这么进来过决赛圈。
 
    被楚生一句话吓到,二话不说也跟着跳车,连为什么都要忘了问。